《釜山行》<span>丧尸不可怕 可怕的是扒开人心。</span>

《釜山行》丧尸不可怕 可怕的是扒开人心。

01628

影片讲述单亲爸爸石宇与女儿秀安乘坐KTX高速列车往釜山,列车上由一位少女身上带来的丧尸病毒开始肆虐且不断扩散,列车于倾刻间陷入灾难的故事。

图片[1]-《釜山行》丧尸不可怕 可怕的是扒开人心。-小语雀网

剧情简介

在一次偶然发生的交通事故后,被撞倒死掉的野鹿开始扭动着身体并突然站了起来。为了掩盖这种闻所未闻病毒引起的事实,政府安抚市民,讹称大家的安全不会有任何问题。

宁静的清晨,乘客们都有着各自缘由,登上了开往釜山的KTX406列车。有最近与妻子分居,看工作比女儿更优先的基金经理石宇(孔刘饰)。女儿秀安(金秀安饰)生日,石宇繁忙间竟然带回来与儿童节重复一样的生日礼物。当秀安执意要往釜山看望妈妈,石宇唯有抛开所有工作在清晨踏上列车,好赶及午间回到公司。同车厢还有快要当爸爸,带着怀孕妻子盛京(郑裕美饰)去釜山的摔跤手尚华(马东锡饰),高校棒球选手荣国(崔宇植饰)和拉拉队队长珍熙(安昭熙饰)。当列车开行时秀安看到的奇怪的一幕,但是没人相信她的话,同时间一位行动怪异的人竟毫无被人察觉地踏上了列车。为了不打扰疲惫的爸爸,秀安静静地自己去洗手间,在洗手间前被为了怀孕妻子守在卫生间门口的叔叔推开,只好去别的车厢。这时那位匆忙上车的女人晕倒了,瞬间突然爬上乘务员的背部并撕咬着乘务员。倾刻间被咬的乘务员便病毒扩散到全身,变成凶残的感染者。

图片[2]-《釜山行》丧尸不可怕 可怕的是扒开人心。-小语雀网

睡梦中被证券公司下属打电话叫醒来的石宇才发现秀安不见了,洗手间里也没有发现女儿,却看到被吓坏的一个男人冲过来。车厢乱成一团,感染者在密闭的列车内加速传播。正抱着女儿飞奔中的石宇,在看到怀孕的盛京夫妇跑过来时,刚正要把车厢门关上,最后盛京夫妇也勉强挤进车厢,尚华要找石宇算账,被盛京劝止了。众人在狭小列车间辗转逃避,发现感染者自己不能打开车门,只对声音和光能有反应。自广播中得悉列车下一站要停车的牙山站也已被感染者占领,列车只能到达早已安排好镇压感染者军队的大田站。

人们按列车长指示的方向走,大田车站异常地安静。石宇在车上时已暗自以电话拜托了自己曾管理过的军人管理员,知道大田站早已失守,便带着秀安另走通道。当石宇要秀安暂留边上先走去察看,怎知道军人全部都已被感染,然而,这时候石宇离秀安太远了,幸好盛京夫妇及时带离了秀安,石宇也勉强躲开了感染者进入了门内。

面对猖獗的病毒不断地扩散和感染者如洪水般涌现,列车上众人奋力反击。

图片[3]-《釜山行》丧尸不可怕 可怕的是扒开人心。-小语雀网

影片评价

《釜山行》观影旅程犹似与冷酷疾驰的火车并驾齐驱。以阶级逆袭与道德两极的寓言来看,《釜山行》如同奉俊昊在反乌托邦科幻电影《雪国列车》中一样尖锐,同时更兼具质朴的趣味(《综艺》评)。

该片中包含多是显而易见的道理,就是这些直白的信息,给观众留下感动与苦涩。演出者中,马东锡以他独特的幽默感渗透了作品各缝隙,同时紧紧抓住了观众的心。他那一身肌肉的高强度动作戏,亦让人感到痛快淋漓。演员金秀安充满层次的感情演技与影片本身紧凑剧情一脉相乘贯彻到最后(《ETNEWS》赵正元评)。

该片明显缺乏了延导演在其他受注目的动画中所展示层次(包括相联的首尔站),但该次观影仍然是有趣的旅程。比起其他丧尸电影暴力较少,在引用韩国政府应对MERS病毒事件,同时公然对该国阶级制度作出批判的手法或会令部份观众难以产生共鸣,但这部电影在国际市场上仍会找到受众(《ScreenDaily》评)。

图片[4]-《釜山行》丧尸不可怕 可怕的是扒开人心。-小语雀网

《釜山行》的最大意义,是坚信在一个崩坏的、末日来临前的恐怖环境当中,人之所以为人,是出于对弱小者的庇护,对同类人的援手,对陌生人的信任,乃至于对人类阴暗面的失望,它们共同组成人类本身的丰富面貌。在影片背后,观众会看到韩国导演对人性的考量,看到完全国际化的运作,以及辛辣入喉的黑色讽刺(《新京报》评)。

《釜山行》绝非是纯粹卖弄血腥的丧尸电影,在长达两小时的电影当中,主角们不但一刀未斩,更一枪未发,在丧尸类型中可谓非常创新。不但在表现手法上全面吸收了欧美丧尸电影的商业公式,更成功借丧尸题材反映人性丑陋和南韩的社会问题。剧本呈现的社会意涵细腻,值得观众深思(《香港电影评论学会》评)。

© 版权声明
THE END
文章不错?点个赞呗
点赞8赞赏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小语雀的头像-小语雀网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